top of page

108天環遊世界:和平船翻譯志工經驗談

作者—陳冠吟


本系列專欄文章「跨境私旅」不定期分享由語言愛好者撰寫的旅行體驗和小知識


和平船是一艘日本的NGO,一年進行3次環遊世界的航程,2023年4月的114回是疫情之後的首航,而我就在這趟旅程中擔任中英翻譯志工。



船上的翻譯志工簡稱為CC,Communication Coordinator,我們這一屆共有18人,需要翻譯的語言有中、日、英、韓、西五種語言,語言組合為中英、中日、日英、日韓、以及日英西。其中需要西班牙文翻譯的時間並不長,主要是招募能夠翻譯以上語言組合,再外加有西語能力的人選。


船上使用的語言以日文為主,乘客多為日本人,因2023年4月出發的114回航程仍屬疫情期間,國際旅客比重較少,載客率也控制在80%,因此1400名乘客當中有九成的客人為日本人,一成為來自亞洲各地像是台灣、中國、星馬等地的旅客,韓國客人更是只有十多位。和平船一年有三次環球航程,4月、8月、12月,一趟約為108天,其中4月跟8月都是走北半球的路線,12月為南半球,現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115回(2023年8月)已經出發,而官網上已經可以看到2025年8月121回的航程路線,每次航線的靠港地都會有些許調整,每次約造訪22個港口,每個港口停1~2天。



得知和平船的志工機會,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我並沒有認識任何搭過和平船的乘客或志工,但一直對邊旅行邊翻譯這件事情很有興趣,但幾年前網路上找到的資料並不多。每次航程開始的半年前就會開始招志工,現在官網上就看得到117回(2024年4月)的志工召募公告,上面寫著日文需有JLPT N1、英文托福600、多益900、西班牙文DELE B2、中文HSK6、韓文TOPKI 6的程度。除了翻譯志工外,船上也有招募語言老師(教英語或者西班牙語),數量比志工還少,我們這次總共有6位語言老師。


其實我本身申請不只一次,因此要說什麼時候第一次得知、或開始申請,真的也記不清楚了,有意申請者必須到官網制式表格、經過線上口譯考試、面試三項程序。口譯考試的部分我認為並不難,以我記得的內容來說,面試官會念一些導遊帶團時介紹的句子,很佛心的念兩遍,再請應徵者逐步翻成目標語言。到2019年年底,我申請上了104回,並滿心期待2020年4月的航程──而且當時還有兩艘船、兩種路線圖可以選擇──真是奢侈的煩惱!後來疫情發生,環球之旅遙遙無期,我在疫情期間一直跟Peace boat保持聯絡,也期待疫情能結束,因此在三年後,剛好在我換工作的空檔,便參加了114回這趟疫情後的首航。


至於翻譯志工的背景,幾乎都跟翻譯無關,本次只有我跟另一位韓文CC具有翻譯所碩士學位,有一位是英日筆譯,除了有三位搭過以往航程的repeaters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上船,有二十出頭的大學生,也有約六十歲的主婦,年齡蠻兩極的,在面試的時候,他們會希望找符合和平船價值的人,和平船為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成員,也關注環保、永續發展、反核、人權、LGBTQ等議題,另外我是到了船上才知道,據說每次在找CC團隊的時候,會考慮到這些人的個性是否互相匹配、適合起工作,所以也不是像我以前認為有翻譯背景就一定能夠順利入選,我一開始以為是因為我不會日文,而推測他們會希望找會中日英三語的人選,但實際進去之後,我發現雖然會多種語言的確是有優勢,但還是要跟相同語言組合的CC一起工作,還是會以中英、或者中日這樣去劃分,並不會因為你會三種語言就什麼都要翻。另外這次是疫情後的首航,其實在船真正出發前,沒有人能保證這次是否真的能順利成行,畢竟已經三年沒有辦法旅行,我的機票也是出發前1個月才買的。因此聽說Peace boat在找志工的時候也不是很順利,畢竟是否能出發都是個未知數,有的CC像我一樣是3年前就應徵上的,也有是比較近的時候才申請的。



在出發前兩個月的時候,我們會在線上進行每周一次的BKK(日語勉強會的縮寫)就是介紹和平船、讓CC們互相彼此認識、還有口譯的練習時間,在疫情之前,原本CC們在日本有實地受訓的機會,但因為疫情,必須降低工作人員上船前互相染疫的風險,我們只有在啟航前比乘客們早3天上船熟悉環境。


和平船並不像一般郵輪著重於豪華表演或頂級美食,在海上航行的108天裡,靠港地僅占31天左右,而其他時間就是海上航海日,在航行的時候,船上會有很多活動讓乘客參加,可能是瑜珈、水彩畫課程、或者船方邀請上船的講者辦的講座、也有很多是乘客的自主企劃SOE。因此在船上主要的翻譯工作可分為講座(水案)口譯以及靠港地帶團的隨行口譯。



和平船最大的特色就是會邀各領域的專家登船辦講座,他們會從某個港口坐到某個港口,可能是戰地記者、教授、生物專家、紀錄片導演,有些甚至是多次登上和平船的人氣講師,像是世界遺產專家片岡英夫先生就是每次講座都場場爆滿的人氣王,他從橫濱就上船,到希臘下船,在船上待了一個多月,非常親民,內容又有趣,介紹許多本次航程會到訪的世界遺產,光他一人就辦了十場講座,其實我覺得日文CC要翻的內容跟中文或韓文CC相比要多得多,內容也比較難,像是日本政治、歷史或天文學等,內容比較枯燥乏味,但也蠻多日本乘客會去參加這些講座。


中英CC翻譯的內容主要為英翻中,我這次翻譯到的講座內容主題就有蒙特梭利教育、遣唐使、疫情與前線移工、倫敦介紹、SDGs獎學金計畫青年得主介紹、假新聞與陰謀論、難民經驗、拉斯塔法里教與雷鬼音樂、夏威夷社會運動等,只有一位講者是在日本大學教書的中國琵琶音樂家兼人類學家,因此一樣的主題,她就用中文跟日文分別各講一場,我們就做中翻英。因為船上聽日文的乘客比較多,在英文講者演講時,日英CC做的是逐步口譯,因此聽日文的乘客就不須戴耳機,中英跟韓英CC做的是同步口譯。船上使用的是一套叫Wavecast的軟體,在上船前需下載這個app,就能夠收聽所選語言的口譯內容。



在講座開始前幾天,講者就會跟該場次的CC一起開會前會,基本上就是帶大家看過投影片、把當天要講的內容從頭到尾順過一遍,這時如果有問題就可以提出來,如果投影片有文字需要翻譯,也會需要在時間內完成。幸運的是,英文講者的投影片字數都不多,而日文講者通常投影片頁數不僅多、字也密密麻麻。


在靠港的時候CC會帶團做口譯,乘客可以選擇報名船上旅行社Japan Grace規劃的團,或者是自由行,每個港口都有很多行程可供選擇,不過中英翻譯會帶的就是最基本的兩種觀光行程,就沒有機會與當地NGO交流(這種就只有日文團)。中英CC共有4位,整體下來我大概有一半的港口帶團、有一半的港口自由行,我覺得是很適當的安排,日英CC雖然有6位,但是因為乘客太多,團數很多,他們幾乎每個港口都要帶團,本次韓國客人數量稀少,報團的更少,所以韓文CC在靠港地幾乎不用帶團。而每個地方的導遊大多講英文,中日CC也就幾乎無用武之地,可能整趟當中只帶到一兩次。


工作人員在船上有一間辦公室,到了航程開始大概一個月之後,船上的網路通了,因此有需要的時候就能夠用公用電腦查資料,裡面的公檔有許多歷屆CC們帶團之後寫的心得報告書(雖然大多是日文),在靠港前幾天前得知要帶什麼團之後,我們就會去研讀前人所寫的報告、上網蒐集資料、港口或城市的數據,通常導遊會講的事情也都大同小異,我自己習慣是會把一些重點整理在手機的記事本,如果導遊突然講了什麼人名或地名,就能比較快的反應出來。


我蠻喜歡做隨行翻譯,雖然事先要查許多資料,也無法預知導遊到底會講什麼,幸運的是我遇到的導遊都算很配合,我帶了9次只遇過某一個導遊在車上介紹的時候不願意把麥克風交出來而要講不講,當時我們中文乘客跟日文團坐同一車,日文翻譯得一直跟他要麥克風,翻譯起來有點不順。還有一次是旅行社派的中文工作人員是出了名的混,整趟我幾乎是翻譯兼領隊,十分費心費力,但因為是航程尾聲帶到的團,團員我大多都認識,沒有什麼難搞的客人,也沒發生什麼大問題,整體來說算順利愉快。



整體而言,在和平船上當志工是一份十分難得的經驗,除了能夠增加口譯經驗、增廣見聞之外,也是與人交流的好機會,也能拜訪一些平常少有機會到訪的地方。有些CC在當完志工之後進入Peace boat擔任正職,也有人在114回之後,成了115回的工作人員,也有好幾位同期的CC相約116回再見,可見大家都是蠻喜歡這份志工經驗,才會想再搭一次長達三個多月的環球之旅。至於我呢,我對船上乘客跟工作人員英文不通的程度感到有點意外,決定先學點日文,再考慮下一次的航程吧!



​陳冠吟,師大翻譯研究所碩士,旅行超過30個國家。曾任職於時尚媒體與駐台外國機構,翻譯作品包括《如果內心是一個房間:決定誰能住進你心裡,就能形塑你最想要的人生樣貌》、《像頂尖運動員一樣思考:鍛鍊五大心理工具,克服各種挑戰,發揮最佳表現》、《投資之路:改變華爾街遊戲規則的巨人查爾斯.施瓦布》等書。

佛系更新的粉絲專頁:Every little thing in traveling






Comentarios


Los comentarios se han desactivado.
bottom of page